临沂资讯网,每日更新最新临沂新闻! 收藏本站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国内资讯 >

质疑和喧闹过后,老兵王琪仍然没有踏进家门

标签:没有 印度 已经 回到 咸阳  日期:2017-03-09 09:18
一时间,如何让儿子融入咸阳的生活,下一步怎么生活,抵达咸阳的第一顿饭,回家第一顿饭,图片来自网络,酒店工作人员说,她会一个人,王琪在印度经历了怎样的生活,见到前来调查的工作人
长达54年的回乡路,看似就要画上句号。只是,在经历一番热情和喧闹后,归国老兵王琪至今还没回到朝思暮想的乡村。

2月11日,元宵佳节,王琪回来了。一时间,全国媒体蜂拥而至王琪住在咸阳的宾馆,希望能亲耳听听他在印度的经历。在各家媒体笔下,充斥着王琪重归故土后的种种不适应。然而,王琪最终是否真正回到魂牵梦绕的“家”,却不是铺天遍地报道的焦点。

微信公众号每日人物(ID:meirirenwu)近日来到了薛宅南村,这个生养王琪的地方,他真正的“根”。村子里的百姓兴奋异常,都渴望能与王琪见上一面。不过,王琪侄子的话可能伤了村民的心。据他透露,由于从温暖的印度回到春寒料峭的咸阳,叔叔王琪还有些水土不服,身体没有调养好,暂时不回村。

村口准备迎接王琪的锣鼓队也收拾了家伙,不再排练。

几天下来,王琪基本习惯了咸阳的春寒,为归乡做起了准备。报道称,再过几天,体检确认身体健康之后,王琪准备带着小儿子回村祭祖。长达54年的回乡路,看似划上了一个句号。只是,最初的热情和温暖过后,如何让儿子融入咸阳的生活,他还没有想过。

“我的任务就是把老人接回来,下一步怎么生活,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。”侄子说。

以下为文章原文:

长达54年的回乡路,看似就要画上句号。只是,在经历一番热情和喧闹后,归国老兵王琪至今还没回到朝思暮想的乡村。

少小离家老大回。

2月11日,再次回到咸阳,阔别故乡半个世纪的老兵王琪已经79岁,他变成了故乡的生客。

王琪是1962年中印战争中的工程兵,因为走失在中印边境,流落印度54年,并在异国娶妻生子。

王琪一家在印度住所前拍摄的全家福 苑基荣摄影

年纪越大,想要回乡的愿望越无法抵挡。几十年来,他不断写信给印度政府,请求回国探亲。在中印两国的交涉下,他终于得偿所愿,带着儿孙回到家乡。

同学和老乡都热情地等待着他的归来,素不相识的人也赶来探望。抵达咸阳的第一顿饭,他忘记了怎么用筷子。看着高中时代的毕业照,他甚至找不到年轻时的自己。在酒店里,他连续3晚都睡不着觉。

“我也不知道咸阳变成啥样儿,是哪样的人群。”食物、气候、生活方式、甚至熟悉而又陌生的亲友,都需要从头适应和习惯。

一周过去,王琪没能回到已故老母亲的墓前祭拜。如何在家乡生活下去,成了这个离家几十载的游子,不得不面对的新问题。

回家

“兄弟姐妹一定会团居(聚),这也是我的希望。”1986年,家人收到了王琪寄回来的第一封信。那时他已经以“间谍罪”被关押在印度监狱长达7年之久,被当地法院下令释放后,又在一个名叫蒂罗迪的村庄居住。之前,他也试图跟外界通信,但信件石沉大海。

后来,通信终于恢复。从陆陆续续的来信里,大哥王致远知道了三弟的情况,他已经有了爱人,生了两个儿子、两个女儿,靠做一点小生意养活全家人。

最初语言不通,他就跟当地人比划着交流。恢复和家人的联系后,他在信中提出要一本汉语字典,好复习汉字。那时支撑他的唯一希望,就是回家看看。

他不知道,曾经生活过的老宅,现今变为农田。在一次大雨中,村子被冲毁,小时候3人合抱的古槐树,已经零落成泥。

除了村口“欢迎老兵回家”的横幅,没有一个物件,能成为王琪在这里出生和长大的明证。

2月11日,王琪带着儿孙,踏上了阔别54年的关中平原。

“我年老了,咸阳变得很年轻了。”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,说着一口印度味儿陕西话的王琪没想到,“咸阳成了今天这个样。”

元宵节这天的咸阳国际机场,用侄孙王嘉耿的话说,能够迎接王琪的亲戚全都到了。侄子和侄孙拉着横幅,村支书手捧鲜花,从前的老排长随身带着部队纪念册,9个月大的重孙辈孩子脸上印着国旗,“欢迎王琪爷爷回家”。

在人群的簇拥下,王琪来到咸阳一家酒店休息,那是侄儿王英军专门为他和家人准备的临时住处。马路对面,一街之隔,是他当年的母校咸阳四中。

王琪已经认不出毕业照上的自己,还是印度随行前来的小儿子,一眼从照片上找到了父亲。

回家第一顿饭,王琪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浇汤手擀面。每碗1两的份量,他一口气吃了7碗。可几十年来习惯了印度抓饭的双手,已经不能灵活地使用筷子了,只能捏住筷子往嘴里挑面。第二天早餐,王琪用印地语和英语跟儿子和儿媳介绍陕西面食。

54年后吃到家乡早餐,王琪感到非常高兴。图片来自网络

酒店工作人员说,他们一家吃不惯这里的饭,要找人做印度餐。

不仅仅是环境,小一辈的侄子和侄孙也让王琪一家人感到陌生。这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有百余口人,他们一一上前,通过大哥王致远的介绍,和他相见。

王琪把四弟媳妇认作了妹妹,想要拥抱,被不好意思地推开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。

很多亲人,见过也不能很快记住。侄子王英军是他在印度就见过的亲人,在最初的一两天,王琪也要反应一下才能想起王英军的名字。

乡情

唯一不需要提醒的牵挂,就是已经过世30多年的老母亲。

王琪捧着母亲的照片

让四弟媳印象最深刻的是,王琪的母亲晚年半身不遂,坐上了轮椅,可还是经常到村口张望,“想儿子想得没着没落”。逢年过节,她会一个人,为三儿子烧点纸钱。

“建军”“英军”“战军”,王琪侄子辈的男人,名字里都带着一个军字。但是从王琪不知所踪之后,王家再没有一个男孩去参军。“妈妈不让去。”坐在村里看别人打麻将的王琪二哥含混不清地说。

母亲没有机会知道,王琪在印度经历了怎样的生活。她大概也不会想到,王琪也因为想念家和亲人,在印度炎热的夜里哭湿了枕头。

“给妈妈老人说,你的儿子黑天白夜地想到这事,我准备很快地回国看您老人……”“因为我没有见到爸爸,我现在想起来还是痛苦的,我们今天是没有父亲的儿子。”王琪的每一封信里,都会提到“妈妈老人”,因为父亲在早年间去世,母亲是他心里最重的牵挂。王琪嘱咐大哥照顾好母亲的身体,自己也坚持每天5点起床,锻炼身体,想要有朝一日,返回家乡。

2012年,王琪向中国驻印度使馆求助,申请中国护照。见到前来调查的工作人员后,王琪在55师工兵营的老班长张玉民,才得知他还活着的消息。

写给家里人的信件

张玉民配合工作人员证实了王琪的身份。他回忆,王琪1961年参军,1962年10月随部队驻扎在达旺附近,负责排雷、桥梁架设、修路和其他工事。

发现他走失那天是新年,班里有一半人都被派去搬运物资,另一半人在驻地休息。“有的睡觉,有的打球,有的看打球。”到了中午开饭时间,才发现王琪没有请假,却“不见了”。

“树林很密,”归国后的王琪这样解释,“我辨不清哪里是来的方向,哪里是去的方向。”他说,刚开始只是想去转转,走下山迷路了之后,很难再回到山上。

张玉民证实,当时的王琪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明,也没有带枪,走失的那天,他身上还穿着军队统一发放的棉袄和棉裤。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
http://cs1j.com/传奇世界私服 http://www.btfcs.com/传奇世界sf http://www.qpcsw.net/传世私服
推荐阅读